工程案例

主页 > 工程案例 >

科技感十足你还没玩过就OUT了!

发布日期:2020-01-07 点击数:

  当今社会新鲜事物更新速度迅猛,大量且多样的IA与新媒体事物不断涌现,这并不仅仅是因为时代的更迭,更是顺应人们日益趋新的需求的产物。超市里的自助付款机,马云的全自助酒店,海底捞里的IA机器服务员……

  而对于艺术而言,当科技的更新换代为媒体艺术创作不断提供了新的技术可能,同时当代艺术家乐于尝试多种媒体,以求在艺术形式上实现突围,即悄悄衍生出了新媒体艺术。在中国,新媒体艺术已然成为当代艺术领域不可忽视的一门显学。就目前的状况而言,作为学科的新媒体艺术早已在各个艺术院校的教学体系中占据了一席之地,作为研究对象的新媒体艺术展览更是成为了各个美术馆宣称前卫的态度标尺。

  实际上,中国当代艺术对于新媒体艺术的媒介属性定位是比较宽泛的,更多地是相对于国、油、版、雕等传统艺术媒介而言的,因此在对媒体之“新”进行定位时也时常包括电子艺术、灯光艺术、动态艺术等边界模糊的“新”媒体,甚至于时而包括了行为艺术。严格来说,按照美国新媒体艺术理论家马诺维奇(Lev Manovich)在《新媒体语言》一书中对新媒体技术所下的定义:所有现存媒体通过电脑转换成数字化的数据、照片、动态形象、声音、形状空间和文本,且都可以计算,构成一套电脑数据的,这就是新媒体。

  时至今日,从单纯的录像艺术到形式丰富的新媒体艺术,中国新媒体艺术创作在形式语言层面实现了不断更新乃至于叠加的效果。以技术之新拓展艺术之新,虚拟现实的、交互的、可穿戴的、沉浸化的、赛博空间的,甚至是增强现实的一系列作品陆陆续续出现在中国当代艺术的文脉现场。后者在横向的广度上追求媒介的综合性。这也成为艺术家们常见的一种创作策略,既表现为对新媒体的运用,也表现为多种媒介的混搭,以至一件作品在运用新媒体的同时还可能拥有雕塑、装置、绘画、行为等语言形式中的两种甚至多种,从而形成“新媒体+”的媒介特征,构成一种复调式的艺术媒介形式,建构起所谓跨媒介和全媒介的艺术创作倾向。

  虽然新媒体艺术的表现形式很多,但它们的共通点只有一个,那就是——使用者经由和作品之间的直接互动,参与改变了作品的影像、造型、甚至意义。他们以不同的方式来引发作品的转化——触摸、空间移动、发声等。不论与作品之间的接口为键盘、鼠标、灯光或声音感应器、抑或其它更复杂精密、甚至是看不见的“板机”,欣赏者与作品之间的关系主要还是互动。连结性乃是超越时空的藩篱,将全球各地的人连系在一起。在这些网络空间中,使用者可以随时扮演各种不同的身份,搜寻远方的数据库、信息档案、了解异国文化、产生新的社群。

  近年来,新媒体艺术频繁地出现在各类展览上,越来越多地为一些艺术家所实践,因此逐渐成为艺术界关注的话题之一。如在今年,佩斯北京的“teamLab:花舞森林与未来游乐园”、今日美术馆的“.zip未来的狂想·今日未来馆”、2017首届中国城市公共艺术展、“天工开悟——当代公共艺术主题展”以及上海龙美术馆的詹姆斯·特瑞尔中国首个大型回顾展等,均以其炫酷的现场刷爆“朋友圈”;再结合去年的北京媒体双年展、首届道滘艺术节、首届隆里多媒体艺术节、深圳新媒体艺术节等,新媒体艺术展览井喷式地进入公众视野。

  那么,究竟什么是新媒体艺术,仅仅是声、光、电在三维空间的组合,其概念应该如何界定?

  以新媒体艺术的先驱罗伊·阿斯科特的观点来看,一般意义上所说的新媒体艺术,主要是指电路传输结合计算机的创作。其最鲜明的特质就是互动性和连结性,一是改变了传统媒体的传播形态、状态;二是增强了信息传送的互动性和即时性;三是实现了高科技、多技术、多媒介的融合。

  新媒体艺术是一种以数字化形式为媒介传递的信息,以社会公众为核心价值,以城市公共环境和公共设施为对象,把众多媒体的艺术元素,如声音、文字、图形、图像等进行有机整合,形成新的视觉元素和艺术形象的艺术手段,不同于传统公共艺术如雕塑、绘画等静态的艺术形式,较多以音乐喷泉、多媒体电子屏幕等公众可以直接参与的动态手段完成。

  新媒体的概念本身就很含糊,声、光、电现在是新媒体,可能再过十几年这些就成了旧媒体。当代艺术本来就是用当下的媒介材料表达当下的情感,刚好赶上这一批艺术家选择了这种方式的表达。通过各种方式将眼睛从单向的视觉系统中解放出来,感受多种不同感官频次的表达,这就是今天所理解的新型艺术形式,可以管它叫新的媒体。这些艺术家都在考虑空间和观众的关系,一旦把这些归到新媒体的范畴,反倒后退了。其实,设备和手段并不重要,艺术家的想法和观念才是最重要的。通过将科技与艺术相连接,也许可以让人们的生存变得更加积极。科技是人道主义的。数字化的概念本身就是去拓展人类的表达,这种利用数字打造的艺术形式不仅可以拓展艺术自身的边界,还可以改变人们衡量艺术的角度。

  作为芝加哥千禧公园里的惊人之作,是由西班牙巴塞罗那艺术家Jaume Plensa设计的。皇冠喷泉的位于千禧公园西南方向的一长方形土地上,这块土地大小相当于一个篮球场的面积,具体地址在密歇根州林荫路和门罗街道旁。皇冠喷泉在继承千禧公园的历史文脉的同时,又显然不同于传统文化,体现了传统与现代艺术的交织,历史与未来的碰撞,成为公园惊人之作的代表。

  皇冠喷泉最大的特点是有两座50英尺高的塔,这两座塔全部由玻璃建造,每个玻璃塔都有个不深的反射池,光线和四周的景物可以映射到玻璃塔上,水从塔的最高处沿着四周的墙壁倾泻下来,流向地面。在玻璃的内侧墙上,是利用电脑控制的LED画面,画面展示了艺术家拍下的1000位芝加哥民众的脸,并且以6张/小时速度循环播放这些画面,其他还有金字塔、尿尿小童等影像穿插其中。当墙上的画面变成微笑的脸时,小朋友们都会跑到前方等待,嘴部便会喷出水注。千禧公园皇冠喷泉突破了传统喷泉的概念,假借瀑布的理念,再通过电脑控制,从而产生奇妙的水流改变,喷泉留下来的所有的水都在黑色区域之内。

  芝加哥的大众群体一致认为千禧公园里的皇冠喷泉项目是非常成功的,孩子们赞美的声音是对皇冠喷泉最好的评价,他们希望能够在皇冠喷泉墙面里流出来的溪水里玩耍。孩子们对皇冠喷泉的热爱很好的诠释了这个项目的成功,不愧为惊人之作。人们在这里度过美好的一天说明了千禧公园和数码时代社会的价值、欲望、习惯是统一的、息相关的。

网站地图